当前位置: 下一句资讯网> 下一句是什么> 三年不选种下一句,三年不选种,增产要落空

三年不选种下一句,三年不选种,增产要落空

发布日期:2021-01-14 01:10:26 来源: 编辑: 阅读: 490
三年不选种下一句,三年不选种,增产要落空

三年不选种,增产要落空

种粮要每年都选,才能保证质量。如果三年都不选种的话,收成就不会增加,而且还有可能下降,甚至亏空。 我是这么想的,我觉得意思差不多!

改行穷三年下半句啥?不改行,穷一辈子。

跳槽穷半年,改行copy穷三年

跳槽穷半年,改行bai穷三du年

机遇与挑战并存的职场就像是一场赌局zhi,时常有人会在dao个别时刻感叹自己抓了一手烂牌,以期通过重新洗牌来改变颓势。选择跳槽或者转行的职场人,或多或少有点赌徒心理,既期望打开局面、突破人生瓶颈,又在权衡择业风险时畏首畏尾。“跳槽穷半年,改行穷三年”是职场法则中的金科玉律?张亮用行动证实厨子也能做名模,昔日的烟草大王褚时健种橙子闯出一片天……跳槽后是一番怎样的境遇,跳槽前的准备似乎就埋下了伏笔。

几句农谚,请帮帮忙!

农业谚语

雨水与农业

春雷响,万物长。e5a48de588b6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236363633

春雨贵似油,多下农民愁。

立春三场雨,遍地都米。

春雨漫了垅,麦子豌豆丢了种。

雨洒清明节,麦子豌豆满地结。

麦怕清明连夜雨。

夏雨稻命,春雨麦病。

三月雨,贵似油;四月雨,好动锄。

春天三场雨,秋后不缺米。

清明前后一场雨,豌豆麦子中了举。

有钱难买五月旱,六月连阴吃饱饭。

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

六月下连阴,遍地出黄金。

春雨满街流,收麦累死牛。

黑夜下雨白天晴,打的粮食没处盛。

一阵太阳一阵雨,栽下黄秧吃白米。

伏里无雨,谷里无米;伏里雨多,谷里米多。

三伏要把透雨下,丘丘谷子压弯桠。

伏里一天一暴,坐在家里收稻。

秋禾夜雨强似粪,一场夜雨一场肥。

立了秋,那里下雨那里收。

立秋下雨万物收,处暑下雨万物丢。

处暑里的雨,谷仓里的米。

处暑下雨烂谷箩。

气温与农业

清明热得早,早稻一定好。

四月不拿扇,急煞种田汉。

夏作秋,没得收。

五月不热,稻谷不结。

六月不热,稻子不结。

六月盖被,有谷无米。

三伏不热,五谷不结。

铺上热得不能躺,田里只见庄稼长。

人在屋里热得跳,稻在田里哈哈笑。

人往屋里钻,稻在田里窜。

人热了跳,稻热了笑。

人怕老来穷,稻怕寒露风。

遭了寒露风,收成一场空。

晚稻全靠伏天长。秋热收晚田。

麦里苦虫,不冻不行。

冻断麦根,挑断麻绳。

冷收麦,热收秋。

降雪与农业

腊月大雪半尺厚,麦子还嫌“被”不够。

麦苗盖上雪花被,来年枕着馍馍睡。

大雪飞满天,来岁是丰年。

大雪下成堆,小麦装满屋。

今冬大雪飘,明年收成好。

大雪兆丰年。

一场冬雪一场财,一场春雪一场灾。

冬雪一条被,春雪一把刀。

腊雪如盖被,春雪冻死鬼。

冬雪是麦被,春雪烂麦根。

冬雪是被,春雪是鬼。

冬雪年丰,春雪无用。

春雪填满沟,夏田全不收。

雪化水成河,麦子收成薄。

春雪流成河,人人都吃白面馍。

下秧太冷怕烂秧,小秧出水怕青霜。

寒损根,霜打头。

桑叶逢晚霜,愁煞养蚕郎。

晚霜伤棉苗,早霜伤棉桃。

棉怕八月连天阴,稻怕寒露一朝霜。

荞麦见霜,粒粒脱光。

八月初一雁门开,大雁脚下带霜来。

寒潮过后多晴天,夜里无云地尽霜。

北风无露定有霜。

霜打片、雹打线。

风刮一大片,雹打一条线。

春旱谷满仓,夏旱断种粮。

春旱不算旱,秋旱减一半。

春旱盖仓房,秋旱断种粮。

圩里干死怕淹,山里淹死怕干。

不怕种子旱,就怕秋苗干。

不怕旱苗,只怕旱籽。

三年收两头,锅巴盖墙头。

圩田好种,梅雨难过。

圩田好作,五月难过。

圩田隔夜是荒年。

水荒头,旱荒尾。

水荒百日,旱荒一年。

水荒一条线,旱荒一大片。

七月十五定旱涝,八月十五定收成。

物候与农业(以指示作物为指标预报农时)

九尽杨花开,农活一齐来。

杨叶拍巴掌,老头压瓜秧。

杨树叶拍巴掌,遍地种高粱。

杨叶钱大,快种甜瓜;杨叶哗啦,快种西瓜。

杨叶如钱大,遍地种棉花。

杨叶钱大,要种黄瓜。

飞杨花,种棉花。

柳絮扬,种高粱。

柳毛开花,种豆点瓜。

柳絮乱攘攘,家家下稻秧。

柳芽拧嘴儿,山药入土儿。

柳絮落,栽山药。

柳絮落地,棉花出世。

桐叶马蹄大,稻种下泥无牵挂。

桐树开花,正种芝麻。

桐树花落地,花生种不及。

桐花落地,谷种下泥。

椿芽鼓,种秫秫。椿芽发,种棉花。

椿树头,一把抓,家家户户种棉花。

椿树盘儿大,就把秧来下。

枣芽发,种棉花。枣芽发,芝麻瓜。

枣儿塞住鼻窟窿,提着耧腿耩豆种。

枣儿红肚,磨镰割谷。

榆挂钱,好种棉。榆钱鼓,种红薯。

榆钱唰唰响,种子耩高粱。

榆钱黄,种谷忙;杨絮落,种山经。

桃花开,李花落,种子包谷没有错。

桃花开,杏花败,李子开花卖薹菜。

桃树开花,地里种瓜。

桃花落地,豆子落泥。

犁花香,早下秧。

揪花开,谷出来。 揪花开,麻出来。

七里花香,回家撒秧。

大麦上浆,赶快下秧。

柿芽发,种棉花。

麦扬花,排黄瓜。

秧摆风,种花生。

竹笋秤杆长,孵蚕勿问娘。

四月八,苋莱掐,四乡人家把秧插。

四月南风大麦黄,才了蚕桑又插秧。

荷叶如钱大,遍地种棉花。

荷花菡,犁耙乱;荷花开,秧正栽。

菊花黄,种麦忙。

椹子黑,割大麦。

麦黄杏子,豆黄蟹子。

枇杷开花吃柿子,柿子开花吃枇杷。

木瓜开花种小豆,小豆开花收木瓜。

高粱熟,收稻谷。

以指示动物为指标预报农时

布谷布谷,赶快种谷。

斑鸠咕咕,该种秫秫。

蛤蟆叫咚咚,家家浸谷种。

青蛙呱呱叫,正好种早稻。

青蛙呱呱叫,正好种早稻。

青蛙打鼓,豆子入土。

蚕做茧,快插秧。

蚕老棋子黑,准备割大麦。

蚊子见血,麦子见铁。

黄鹂唱歌,麦子要割。

知了叫,割早稻。知了喊,种豆晚。

蚱蝉呼,荔枝熟。

黄鹂来,拔蒜薹;黄鹂走,出红薯。

燕子来,种苋菜。

小燕来,摧撒秧,小燕去,米汤香。

小燕来,抽蒜薹;大雁来,拔棉柴。

大雁来,种小麦。

哈气种麦,不要人说。

嘴哈气,麦下地。

肥料与农业 肥料建设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

粪是农家宝,庄稼离它长不好。

种田无它巧,粪是庄稼宝。

粪是土里虎,能增一石五。

粪是庄稼宝,缺它长不好。

种地没有鬼,全仗粪和水。

粪草粪草,庄稼之宝。

种地无巧,粪水灌饱。

庄稼要好,肥料要饱。

庄户地里不要问,除了雨水就是粪。

庄稼活,不要问,除了工夫就是粪。

种田不要问,深耕多上粪。

种田粪肥多,谷子箩搭箩。

水多成河,粪多成禾。

人凭饭食长,地凭粪打粮。

人靠饭养,地凭粪壮。

人靠饭饱,田靠肥料。

人要饭养,稻要肥长。

人是饭力,地是肥力。

人补桂圆和蜜枣,地补河泥和粪草。

地靠人来养,苗靠粪来长。

鸟靠树,鱼靠河,庄稼望好靠肥多。

鱼靠水活,苗靠粪长。

油足灯才亮,肥足禾才壮。

灯里有油多发光,地里有粪多打粮。

柴多火焰高,粪足禾苗好。

长嘴的要吃,长根的要肥。

油是粮食盐是劲,庄稼全靠工夫粪。

粮食本是土中生,土肥才有好收成。

谷子粪大赛黄金,高粱粪大赛珍珠。

地里上满粪,粮食堆满囤。

人不亏地皮,地不亏肚皮。

庄稼老汉不要犟,一个粪底一个样。

千担粪下地,万担粮归仓。

一分肥,一分粮;十分肥,粮满仓。

有了粪堆山,不悉米粮川。

春肥满筐,秋谷满仓。

春天粪堆密,秋后粮铺地。

春施千担肥,秋收万担粮。

冬天比粪堆,来年比粮堆。

今年有粪,明年有粮。

巧种不如多上粪。

能耕巧种,不如懒汉上粪。

肥多急坏禾,柴多压死火。

惯养出娇子,肥田出瘪稻。

缺肥黄,多肥倒。

白地不下种,白水不栽秧。

无肥难耕种,无粮难行兵。

种地不上粪,好比瞎胡混。

种地不上粪,一年白费劲。

好田隔年不上粪,庄稼长得也差劲。

肥田长稻,瘦田长草。

肥料不下,稻子不大。

谷子没粪穗头小,黍子没粪一把草。

糜谷不上粪,枉把天爷恨。

锅底无柴难烧饭,田里无粪难增产。

缸里无米空起早,田里无肥空种稻。

人不吃饭饿肚肠,地不上粪少打粮。

灯无油不亮,稻无肥不长。

人黄有病,苗黄缺粪。

种地没粪,瞎子没棍。

要想庄稼收成好,罱泥捞渣绞湖草。

肥料到处有,就怕不动手。

青草沤成粪,越长越有劲。

要想多打粮,积肥要经常。

积肥如积粮,肥多粮满仓。

草无泥不烂,泥无草不肥。

冬草肥田,春草肥禾。

塘泥泥豆红花草,农家做田三件宝。

猪粪红花草,农家两件宝。

草子三坐头,肥料就不愁。

黄金难买雨淋粪。

上粪不浇水,庄稼撅着嘴。

有水即有肥,无水肥无力。

河泥打底,猪粪润根。

灰粪打底,水粪滴埯。

分层上粪,粮食满囤。

冬粪肥田,春粪肥秧。

上粪不要多,只要浇上棵。

有钱难买顶苗粪。

人怕胎里瘦,苗怕根不肥。

上粪一大片,不如秧根沾一沾。

施肥一大片,不如点和钱。

粪劲集中,力大无穷。

土壤要变好,底肥要上饱。

撒粪养地,捋粪现得利。

粪不臭不壮,庄稼不黑不旺。

粪要入了土,一亩顶两亩。

粪沤好,庄稼饱。

水肥要到月,堆肥要发热。

粪生长,没希望;粪熟上,粮满仓。

人忌生长,菜忌生肥。

冷粪果木热粪菜,生粪上地连根环。

鸡粪肥效高,不发烧死苗。

羊粪当年富,猪粪年年强。

一季肥泥两季力。

猪粪肥,羊粪壮,牛马粪肥跟着逛。

塘泥上了田,要管两三年。

肥效有迟速,分层要用足。

牛粪凉,马粪热,羊粪啥地都不劣。

上粪上在劲头,锄地锄到地头。

各肥混合用,不要胡乱壅。

底肥不足苗不长,追肥不足苗不旺。

底肥金,追肥银,肥多不如巧上粪。

若要庄稼旺,适时把粪上。

合理上粪,粮食满囤。

种田没有巧,只要肥料配得好。

要想庄稼旺,合理把粪上。

肥是庄稼宝,施足又施巧。

庄稼要好,施肥要巧。

流不尽的长江水,积不完的农家肥。

舀不尽的海水,挖不尽的肥源。

稻田铺上三层秆,赛过猪油碗。

倒萍越早,早稻越好。

稻草还田,一年顶两年。

高割稻子深耖田,加上肥料收三年。

追肥在雨前,一夜长一拳。

稻要河泥麦要粪。

麻饼豆,豆饼花,灶灰地灰种地瓜。

饼肥麦子羊粪谷,大粪高粱长得粗。

驴粪谷子羊粪麦,大粪揽玉米,炕土上山药。

骨灰上棉花,狗粪上菜瓜。

麦浇芽子菜浇花。

包谷抓把粪,越长越来劲。

肥料不得早,谷子长得好。

底粪麦子苗粪谷。

铺粪麦子耩粪谷。

麦里胎里富,粪少靠不住。

麦在灰里滚,收成靠得稳。

三追不如一底,年外不如年里。

年外不如年里,年里不如掩底。

小麦年前施一盏,顶过年后施一担。

要想韭菜好,只要灰里找。

土豆上灰好,块大质量高。

蚕豆不要粪,只要灰里困。

蚕豆一把灰,角角起堆堆。

做瓦靠坯,种红薯靠灰。

种麻没有巧,勤上水粪多锄草。

种麻本无巧,只要冬吃饱。

草子开上两棚花,正好下田去耕耙。

花草沤花,肥料到家。

种子与农业 种子建设

好儿要好娘,好种多打粮。

好花结好果,好种长好稻。

好种出好苗,好花结好桃。

好种出好苗,好葫芦锯好瓢。

什么种子什么苗,什么葫芦什么瓢。

种不好,苗不正,结个葫芦歪歪腚。

良种种三年,不选就要变。

一粒杂谷不算少,再过三年挑不了。

三年不选种,增产要落空。

种地不选种,累死落个空。

种子不纯,坑死活人。

种子不好,丰收难保。

种子买得贱,空地一大片。

好种长好苗,坏种长稗草。

种子不选好,满田长稗草。

千算万算,不如良种合算。

谷种不调,收成不好。

种子年年选,产量节节高。

火越扇越旺,种越选越强。

谷种要常选,磨子要常锻。

稻种换一换,稻谷多一担。

麦种调一调,好比上遍料。

好种顶茬粪。

种地选好种,一垄顶两垄。

看田选种,看种种田。

一要质,二要量,田间选种不上当。

地里挑,场上选,忙半天,甜一年。

种怕水上漂,禾怕折断腰。

家选不如场选,场选不如地洗。

场选不如地选,地选还要粒选。

种子经风扇,劣种容易见。

种子经过筛,幼苗长得乖。

种子粒粒圆,禾苗根根壮。

宁愿饿坏肚肠,不叫断了种粮。

选种没有巧,棵大穗圆粒子饱。

选种要巧,穗大粒饱。

谷三千,麦六十,高粱八百是好的。

谷三千,麦六十,好豌豆,八个籽。

麦打短秆,豆打长秸。

麦收短秆,豆收长穗。

好谷不见穗,好麦不见叶。

选棒子,腰插枪。

丢两头,种中间,玉米棒子没空尖。

高粱选尖尖,玉米要中间。

稻子墒大穗,粒粒滚滚圆。

种子田,好经验,忙一时,甜一年。

种子隔年留,播种时节不用愁。

谷子黄,选种藏。

包谷种不晒,一冬必得坏。 宁要一斗种,不要一斗金。

够了吗?

谁知道几句农谚 .急..急..

农谚

春不种,秋无收。

立夏勿下雨,犁e68a84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236613431耙倒挂起。

五月端午晴,烂稻刮田膛。

寒露无青稻,霜降一齐老。

有水才有谷,无水守着哭。

水库是个宝,防旱又防涝。

稻田水多是糖浆,麦田水多是砒霜。

人靠饭养,稻靠肥长。

肥田长稻,瘦田长草。

土肥长谷,猪肥长肉。

万物土里生,全靠两手勤。

只要功夫深,土里出黄金。

好种长好稻,坏种长稗草。

三年不选种,增产要落空。

好儿要好娘,种田要好秧。

作物不好胡搭配,乱点鸳鸯要吃亏。

气象农谚

麦秀寒,冻煞看牛囝。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

桃花落在尘土里,打麦打在泥浆里;桃花落在泥浆里,打麦打在尘土里。

腊雪不烊,种田人饭粮;春雪不烊,断脱人肚肠。

日出胭脂红,无雨也有风。

日落西北满天红,不是雨来就是风。

日出猫迷眼,有雨不到晚。

东方日出白,就要有风发。

月着蓑衣,天要下雨。

半夜无星,大雨快临。

要知明天热不热,就看夜星密不密。

乌云接日头,半夜雨稠稠。

日落乌云洞,明朝晒得背皮痛。

天上起了鲤鱼斑,明天晒谷不用翻。

天上钩钩云,地上雨淋淋。

棉花云,雨快淋,缸爿云,晒死人。

东南风,干松松;东北风,雨祖宗。

东风急溜溜,半夜雨稠稠。

西风刹南脚,泥头晒勿白。

立夏东南百草风,几日几夜好天公。

小暑起燥风,日日夜夜好天公。

五月南风落大雨,六月南风海要枯。

虹高日头低,明朝着蓑衣;虹低日头高,明日晒得背皮焦。

东虹日头西虹雨。

雷打立春节,惊蛰雨不歇;雷打惊蛰后,低地好种豆。

南天霍西(闪电)火门开,北天霍西有雨来。

东霍霍(闪电),西霍霍,明朝仍旧干卜卜。

小暑一声雷,黄梅倒转来。

早雾一散见晴天,早雾不散是雨天。

雾里日头,晒破石头。

六月里迷露,要雨到白露。

三朝雾露发西风,若无西风雨不空。

早晨落雨饭后停,饭后下雨不得晴。

雨前麻花(小雨)落勿大,雨后麻花落勿停。

一落(下雨)一个泡,落过就好跑;一落一个钉,落煞落勿停。

蛇过道,大雨到;蛇上树,有大雨。

鸡啁风,鸭啁雨,蚂蚁拦路要落雨。

蜻蜓成群绕天空,不过三日雨蒙蒙。

河底泛青苔,必有阵雨来;烟囱不出烟,一定阴雨天。

正月八,二月八,小猫小狗全冻煞。(寒潮来临)

八月南风二日半,九月南风当日转,十月南风转一轮。

清明有雨正黄梅,清明无雨少黄梅。

端午落雨还好熬,初六落雨烂脱瓦。

夏至三朝雾,出门要摸路。(多雨)

正月二十不见星,沥沥拉拉到清明。

雨打黄梅头,四十五天无日头,雨打黄梅脚,车水车断黄牛脚。

未秋先秋,踏断蛮牛。(干旱需戽水)

此树我所种,别来向三年出自李白的哪首古诗

李白在太白楼写的——《寄东鲁二稚子》

拓展资料:

原文如下: 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4b893e5b19e31333365653933 

寄东鲁二稚子  

唐.李白  

吴地桑叶绿, 吴蚕已三眠。  

我家寄东鲁, 谁种龟阴田?  

春事已不及, 江行复茫然。  

南风吹归心, 飞堕酒楼前。  

楼东一株桃, 枝叶拂青烟。  

此树我所种, 别来向三年。  

桃今与楼齐, 我行尚未旋。 

娇女字平阳, 折花倚桃边。  

折花不见我, 泪下如流泉。  

小儿名伯禽, 与姊亦齐肩。 

双行桃树下, 抚背复谁怜?  

念此失次第, 肝肠日忧煎。  

裂素写远意, 因之汶阳川。  

译文:  

吴地的桑叶已经绿了,吴地的蚕儿已经蜕了三次皮。  

我家远在东鲁,时值春耕,有谁在帮我耕种那龟山北面的田地呢?  

看来春天的农活是赶不回去帮忙了,我现在正过着往来江上、漂泊不定的生活。 

南风吹起我的思归之心,飞落在酒楼前面。  

楼东边的那株桃树,枝叶十分繁盛了吧。  

这棵树是我亲手种下的,那时亲手栽培的情形仍历历在目。  

桃树现在应该和楼一样高了,可是我还不能踏上归途。  

我那娇美的女儿啊,小字叫平阳,手攀着花枝依靠在桃树边。  

拿着花却看不到我,眼泪像流淌的泉水喷涌而出。  

小儿子名叫伯禽,也和姐姐并肩站着。  

两人一起在桃树下走动,又有谁抚摸着他们的背疼爱他们呢?  

思念着他们令我心烦意乱,肝肠好像整日在油锅里煎熬一般。  

撕开白绢写完我在远方对你们的思念之情,我便来到汶水边。  

创作背景:  

《寄东鲁二稚子》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在游览金陵(今南京)时因思念东鲁兖州(今山东济宁)家中的女儿平阳和儿子伯禽而创作的诗篇。此诗形同一封家书,语言朴素,笔触细腻,由眼前景,遥及寄居东鲁的儿女,感情真挚,充满关爱,抒发了浓烈而真切的儿女亲情。

李白简介:  

李白(701年-762年),汉族,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有“诗仙”之称,关于其出生地有多种说法,《旧唐书·李白传》记载,李白,字太白,山东人。另有说法是其出生于剑南道之绵州(今四川绵阳江油市青莲乡),或者生于西域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5岁随父迁至剑南道之绵州(巴西郡)昌隆县(712年更名为昌明县。  

李白父亲名叫李客,李白育二子(伯禽、天然)一女(平阳)。存世诗文千余篇,代表作有《蜀道难》、《将进酒》等诗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于当涂,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本文标签: 庄稼 南风 种子

用户评价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www.panyu6.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下一句资讯网

备案号: | | 网站地图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爱好者及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